最近更新
观澜书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观澜书院  > 正文
观澜书院建设规划
发布于 2017-03-08 14:18

前  言

 

张哲人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思敬教授是吴淞中学知名校友,他回母校参加活动时曾说,目前中国教育培养的学生,一个是动手能力不行,一个是艺术人文素养偏低,这是制约中国进一步走向强盛的最主要的原因。这段话给了我非常大的触动。

然而,目前的高考制度正在引发新一轮的应试教育竞争。以上海为例,其高考试卷采取“3加1”形式,“3”是指语文、数学、外语3门文化基础课科目,“1”,是指相关课程科目,即政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及生命科学6门课程中的1门。文科考生可在政治、历史及地理中任选1门;理科考生可在物理、化学及生命科学中任选1门。在这种高考改革背景下,一些高中在高考压力下,通常只注重考试科目的教学,而音乐、美术、体育等非考试科目受到轻视,甚至日益边缘化。在高考改革背景下,一些学校强化考试科目的教学,而音乐、美术、体育等非高考科目受到轻视。一些学校的“走班制”改革也演变为应对新高考的工具。“分数为王”再度回归,基于满足学生个性发展和兴趣培养的“选学”课程已经转变为“选考”意志下的学习。高考科目过分强化,而非选考科目和非高考科目日渐弱化,国家课程的顶层设计到基层后已经异化为对分数的片面追求。

从大的国际背景上看,学生综合素质的全面发展日益受到重视。某种程度上说,我国与西方发达国家基础教育的差异,主要体现在科学、人文、艺术、体育等学科育人功能的差异,而在高考科目膨胀式的强化背景下,高中教育如何避开应试的老路正是需要解决的一个难题。

我们无法改变高考制度,但可以改变育人方式。从长远看,高考科目与非高考科目并不矛盾,关键在于学校课程如何设计。目前普遍来说,学校科技、人文、艺术、体育等课程的育人功能发挥不够,挖掘这些课程中包含的“核心素养”培养因素,其收益可能是多方面而且是长远的。为了避免重蹈“应试第一”的复辙,我们对非高考学科课程的设置与实施进行了全方位的改革,实行“走班制”教学,以培养体育、艺术与科技等诸多影响学生终身发展的技能与素养。从2013年底开始实施的“体育专项化·科技、艺术个性化”小班化走班制实验获得成功,收到社会各界和同行专家的好评。

近两年,我们进一步打破“国家课程”与“校本课程”壁垒,创建了以道尔顿制和中华书院制相结合的双翼课程体系。吴淞中学是一所百年老校。1922年,始于美国道尔顿学校的教育理念和方法传入中国,我国近代著名教育家舒新城于当年10月率先在中国公学中学部(吴淞中学前身)试行,由此掀起了一场中国教育改革的论争。“道尔顿制”主张学生以研究的态度、探究的精神去学习,打破班级授课的僵化体制,以较长的学程和灵活的学时,以师生互动,生生相导的教学生态,促进学生在科技领域的个性化发展。这种教学体制与中华传统的书院制有着极大的相通性。书院教学始于唐而盛于宋,讲求师生口耳相授的个性化教学,在指导读书自学的前提下,创生出提倡质疑辩难的“讲会”制,注重实践精神的“躬行践履”治学法,对培养具有高度家国情怀和生命自觉的人文人才,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

这本专辑所收载的课程和文章,是二十余位人文教师在繁重的学科教学工作之余,以观澜书院为依托创造的跨学科、跨领域的教育新天地。他们融合“班级制”“导师制”“走班制”等多种教学组织形式,在“更有德性、更加健康、更具智慧”的学生培养目标下,设计了“普修”“精修”“专修”三个板块的课程,覆盖了学校德育、美育、智育等各个领域。他们以自己的爱好引导学生的爱好,以自己的兴趣激发学生的兴趣,以自己的问题碰撞学生的问题,以自己的思想启迪学生的思想,实现了教师与学生的共同生长。

初行的步伐总难免艰难而稚拙,但我们坚信“行者常至,功不唐捐”的古训,只要找到了正确的方向,剩下的就是坚定地探索和理性地思考。真诚希望得到你阅读后的宝贵意见。

                                                            2016年10月

上海市吴淞中学观澜书院发展规划

 

办学宗旨:尽吾身之责,为民族之光

教育理念:传承文明  务实创新  立德树人  因材施教

进学箴言:博学审问  慎思明辨  笃行立新  修齐治平

 

  1. 指导思想

    2001年国家教育部颁布的《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对中小学学生的人文素养发展提出了明确的要求,指出:“要使学生具有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精神,热爱社会主义,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和革命传统;具有社会主义民主法制意识,遵守国家法律和社会公德;逐步形成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具有社会责任感,努力为人民服务;具有初步的创新精神、实践能力、科学和人文素养以及环境意识;具有适应终身学习的基础知识、基本技能和方法;具有健康的体魄和良好的心理素质,养成健康的审美情趣和生活方式,成为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一代新人。”

    中华传统文化是五千多年中华历史变迁中遗留下的一笔珍贵的精神财富,是中华文明不断演化而形成的我国独有的民族文化风貌;中华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语言习惯、文化传统、思想观念、情感认同的集中体现,凝聚着中华民族普遍认同和广泛接受的道德规范、思想品格和价值取向,具有极为丰富的思想内涵。在我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感到自豪并积极传承 。   

    党中央和国务院始终重视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承,习近平也多次在各种会议上指出传统文化的重要性。甚至早在党的“十七大”六中全会报告中就提出了“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国家战略,标志着中国将由经济大国向文化大国的战略性发展。报告还指出,“中国共产党是优秀中华传统文化忠实的传承者和弘扬者”,并且要求增设中华传统文化课程内容。这是自建国以来我党第一次提出文化立国的概念,也是第一次明确确定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地位和作用。

    2014年教育部颁布了《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指导纲要》,《纲要》以弘扬爱国主义精神为核心,从爱国、处世、修身三个层次概括凝练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主要内容。一是开展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为重点的家国情怀教育。引导青少年学生深刻认识中国梦是每个人的梦,以祖国的繁荣为最大的光荣,以国家的衰落为最大的耻辱,增强国家认同,培养爱国情感,树立民族自信,形成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不懈努力的共同理想追求。二是开展以仁爱共济、立己达人为重点的社会关爱教育。引导青少年学生正确处理个人与他人、个人与社会、个人与自然的关系,学会心存善念、理解他人、尊老爱幼、扶残济困、关心社会、尊重自然,培育集体主义精神和生态文明意识,形成乐于奉献、热心公益慈善的良好风尚。三是开展以正心笃志、崇德弘毅为重点的人格修养教育。引导青少年学生明辨是非、遵纪守法、坚韧豁达、奋发向上,自觉弘扬中华民族优秀道德思想,形成良好的道德品质和行为习惯。通过家国情怀、社会关爱和人格修养三个层面的教育,培养青少年学生做有自信、懂自尊、能自强,高素养、讲文明、有爱心,知荣辱、守诚信、敢创新的中国人。《纲要》要求要以推进大中小学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一体化为重点,整体规划、分层设计、有机衔接、系统推进,促进青少年学生全面发展,培养富有民族自信心和爱国主义精神的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接班人。

    当然,对传统文化教育应该抱着批判继承的态度,充分认识到汲取全人类优秀文化营养的必要性,所以,在课程发展中书院同样重视英语学科、域外文化课程的活动开展,希望从不同的文化领域构建学校丰富健康的人文蕴藏。

  2. 创建意义

    1、开风气之先,突现课程领导力

    中国最早的书院是由官方藏书、校书、刊书和讲书等整理图书典籍的机构及私人读书治学的场所发展而来的一种文化教育组织形式。书院以培养人文人才为宗旨,以繁荣学术为已任,学术研究是书院教育教学的基础,而书院的教育教学又是学术研究成果得以传播和发展的一条重要途径,二者密切相联,共生互动。历史上有名的书院,大多数都既是当时一方教育活动的中心,又是著名学者探讨学术的胜地。目前,书院式教学在高校中常以国学院等形式出现,成为中文系、历史系、哲学系的补充。在基础教育阶段开设书院或因学校前身即为旧式书院,或是新建,多半是借用其建筑形制,代替图书馆,师生阅览室,学术报告厅,没有真正传承中华书院的教育理念和授课方式。我校开展观澜书院人文教育课程改革,是开风气之先,领时代之潮的创举。观澜书院的成功建设必将全面促进我校人文教育的发展,使我校以“观澜书院”和“道尔顿工坊”为两翼的人文、科技教育课程体系更为完善,利于全面培养学生的综合素质。

    2、展研究之力,促进师生共同发展

     观澜书院以精修课程(基础性课程)为依托,选修课程(拓展性课程)为辅助,专修课程(研究性课程)为主体,借鉴书院自由开放的“讲会”制度,开展研究性学习,实践创新式教育;借鉴书院老师启发诱导、学生自学为主的教学方法,实践“学单”“学程”“以学定教”等个性化教育;借鉴书院教学注重知行结合,讲求“躬行践履”的精神,通过“访谈”“游学”等开展完美人生教育;借鉴书院的教学寓教于乐,注重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开展有效教育。在师生互动、生生互助的“导师制”研究团队教育生态圈中,以德育德,以才育才,使教师因材施教,使学生亲师近道,使师生获得更多的发展平台,促进教师与学生共同发展。

    3、领时代之潮,襄助地区文化发展

    观澜书院的创建不仅促进我校人文教育的发展,而且将引领宝山地区人文教育的发展。宝山是具有悠久历史文化传统的地区,吴淞口是近代历史中最早开埠通商的口岸,在西学东渐,往来相将之中,中华传统文明与西方文现代文明曾经产生剧烈的碰撞和融合,留下大量可供研究利用的教育资源,如:江南民俗文化、近代教育文化(其中中国公学与我校发展密切相关)、战争和近代革命历史文化、近代城市开埠文化、传统文庙文化和宗教文化等,都是值得深入挖掘与研究的。依托观澜书院的课程体制,通过师生的共同努力,走出校园,深入生活,必将获得更多的研究成果,推动实现宝山区“文化强区”的战略部署,为打造“文化宝山,创意宝山”的产业转型滨江新区做贡献。

  3. 发展规划

         1、近期发展(2016年---2017年)

            目前书院有28位导师、26间工作室、32门课程,目前教学时间为周一至周五的中午和周六,教学对象以本班同学为主,兼有其他年级班级学生。2017年3月进入学校抢课系统,将为全校不同年级的学生提供差异化人文社科教育服务。具体教育目标与内容见下表:远期发展(2017---)

        在学校基础建设改造动工和完成后,利用先进的硬件设施和其他办学条件,丰富与完善学科课程体系,构建智能化研究平台,创设与高校互通互联的研究体制,创办富有特色的人文社科馆所,例如:国学馆、现代专题文学馆、智能读写实验室、艺术综合会展中心、人文远足馆、多元文化研究室、就业面试中心等。在此基础上,学校将建设人文科技共生特色,即人文科技化,科技人文化的复合型通才培养体系,创造打通基础教育(小学、初中、高中)和大学教育的一体化创新型英才速进教育机制,为社会早出人才、优出人才做出贡献。 

  4. 课程规划

     (一)人文社科课程体系

    1、人文贯通普修课程系列------面向全体学生,以课堂教学为依托,以现行教材为基础,打通各学科的界限,结合新高考的改革要求,以主题教育和案例教育相结合的方式,探索德育和文史哲艺贯通教育的课程体系、学制安排和创新教材。针对高考的要求,整合各科教师资源,全面而深入地探讨同一主题,使人文学科教学更深刻、更高效。如:

    人文主题贯通教育系列(人与自我、人与世界、人与国家)

    人文影视课程系列(《大师》系列、《百家讲坛》系列、“奥斯卡获奖电影”系列、凤凰纪录片系列、罗辑思维系列等)

    人文实践教育系列(文化游学活动系列、公民写作实践系列、公益服务体验系列)

    2、人文拓展精修课程系列------面向有特长和兴趣的学生,以社团教学为阵地,以社团教师自编教材为基础,以各类学科拓展性竞赛为平台,培养有独特技能与专长的新型人才。

    5、评价机制:课时制与项目制相结合

    在常规课时安排之外,学校给精修和专修导师以充分的教学自主权,课程自定,学生自选,时间自排,地点自择。学校创设师生课题互选平台,学生提出感兴趣的人文社科课题,教师也提供擅长的指导方向和课题,师生双向选择,形成以课题为引领的项目体系。以确立项目的数量,完成项目的质量(获奖等级、交流影响等)进行教学评价。

    (二)开展师生专题读书会活动

    以专题读书会的形式,汇聚学有同好的的师生,将现有的图书资源充分利用,促进学生以书为友,以书会友,做有理想、有品位的读书人。读书会可由学生自发组织,邀请教师参与指导,利用社团活动或周末时间开展活动,利用互联网平台密切交流。打破现有社团授课体制,实施读书汇报式的目标式管理。如:“国学读书会”“经济学读书会”“民国史读书会”等。

(三)建立学生成长学术档案制度

书院的功能不仅止于讲学藏书借阅,更应成为每位学生展示学业成就的平台,应为每位学生建立学业成长档案“五个一”工程,即每学期要求提交各科学期最佳课堂作业一本、笔记一章、人文与科技小论文各一篇、学期鉴定表一份。长期坚持可有诸多好处:一可使学生以被学校收藏为荣,形成尊重每位学生创造力的校园文化。二可增进学业交流,平时开架展出借阅,学生相互借鉴,评选优秀,督促后进。三可促进学生平时学习和教师教学。四可随时迎检,原始资料更具说服力。五可在学生毕业后回校依然有真切回忆,增强归属感。

(四)创立校园学术交流平台

1 编印学生学术文集。

鼓励学生编写“作文自选集”“创意论文集”,评选“人文之星”“科技之星”等,

编印成果集。

 2 建立观澜学术讲坛

邀请人文与科学各领域英才和本校学有专修的教师开设讲座。

3 开展学术TED展示活动

    经常性安排有学术研究心得的学生,TED的形式,登台汇报,激发其他学生的研究欲望。

五、书院教育

我校在开展“道尔顿制”教育的成熟经验基础上,结合与道尔顿制有诸多共性的书院式教育,可将学校中西结合的整体教育形态构建得更为完美。

传统文化教育中的书院式教学,有以下几方面特点可供借鉴:

首先,借鉴书院教育、教学与学术研究相结合的办学模式。

中国最早的书院是由官方藏书、校书、刊书和讲书等整理图书典 籍的机构及私人读书治学的场所发展而来的一种文化教育组织形式。书院以培养人才为宗旨,以繁荣学术为已任,学术研究是书院教育教学的基础,而书院的教育教学又是学术研究成果得以传播和发展的一条重要途径,二者密切相联 ,共生互动历史上有名的书院,大多数都既是当时一方教育活动的中心,又是著名学者探讨学术的胜地 。借鉴书院教育,可以以课题为抓手,通过由教师主持的问题化学习研究小组,引领学生开展研究性学习,激发师生教学研究的积极性,实践我校“高考科目研究着学”的要求。同时,可以依托书院的讲学环境,开设人文科技讲坛。聘请专家、校友开设讲座或先修课程,使学生直接感受大学教育的新课题,激发学科兴趣,确定研究取向,应对高校自主招生的要求。

其次,借鉴书院自由开放的“讲会”制度,开展研辩式学习,实践创新式教育。

书院的教学继承了稷下学宫的优良传统,采取 “百家争鸣”、 “门户开放”的政策。书院教学不拘泥于一家之言,允许不同学派之间进行广泛的辩鸣,并相互进行讲学。比如南宋时期朱熹和陆九渊是两个不同学派的学术领袖,但朱熹却主动邀请陆九渊到自己主持的白鹿洞 书院讲学,并把讲学内容刊刻在石头上,以便于学生学习与参考,这为不同学派在同一书院讲学树立了榜样,首开书院“讲会”之先河。此后,许多书院的主讲在讲学中都欢迎别人质疑问难,进行辩论,逐渐形成书院的“讲会制度”。书院主持人主讲时,每讲一题,一般都讲授其研究心得和研究成果,生徒边听讲,边质疑问难,师生互相切磋交流,将教学与研究合二为一。借鉴“讲会”制度,可以让教师与教师,学生与学生,教师与学生平等对话,就共同感兴趣的问题展开研讨,培养务实求真的学术态度和取长补短的学术胸襟。同时,通过“研辩式”教学方式,激发学生问题意识,参与热情和钻研志趣,将课堂疑难转化成学术创造,也可以广交朋友,找到志趣相同的研究伙伴,构建研究团队,选取研究专题,开发研究成果。

第三,借鉴书院老师启发诱导、学生自学为主的教学方法,实践“学单”“学程”“以学定教”等个性化教育。

书院教学注重讲明义理,躬行实践,多采用问难论辩式注重启发诱导,因材施教,注意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培养学生的学习能力。书院的大师在教学过程中大抵是提举纲领,由学生随其深浅自行体会。至于教学内容,对不同的教育对象各有差异,决不强求一致,学生学习进度的快慢完全取决于自己的能力。对于学生学习中所遇到的疑难问题,更是随其钻研体会的程度,令其各有所思,不求一律。老师有时略加点化,启发自悟,有时明白讲解,以期彻悟。借鉴这种个性化教育形式,与学校“道尔顿制”相结合,对每位高中生可开展“学单”“学程”的规划,挖掘师资潜能,为每位学生配备学业和人生导师,使学生真正“亲其师,信其道”。

第四,借鉴书院教学注重知行结合,讲求“躬行践履”的精神,开展完美人生教育。

书院的大师们认为只教学生“读书穷理”是不够的,还必须把读书穷理与“躬行践履”相结合,引导学生把掌握的知识义理付之于亲身实践。朱熹订立“白鹿洞书院揭示”就有这样的信条 :“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言忠信,行笃敬,惩忿窒欲,迁善改过”;“正其义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这实际是主张学生要知行合一,学问相济,思辨结合,并将这种思想融于教学之中,通过学、问、思、辨的为学过程明白道理,进而将这些道理应用到个人的“修身”、“处事”、“接物”之中去。借鉴这种全面关怀学生人生状态教育形式,开展多样化的文化实践活动,如:每日参省,盘坐宁心,依仁游艺,孝亲家务,社区服务,游学参访等等。将所学与所行、知性与德性相结合,培养学以致用,服务社会的实践精神和人文情怀。

第五,借鉴书院的教学寓教于乐,注重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开展有效教育。

比如朱熹在自鹿洞书院讲学期间就十分注重培养学生的学习兴 趣。他每有闲暇即赴书院留居,与生徒游泉石山水林木之间,寓讲说、启迪、点化于休息、游乐之中。这种优游林泉之间的教学方法,既可接触各种事物,又可体察“万物皆有”的“一理”。它是可以与西方苏格拉底的“散步学派”相媲美。借鉴这种教育思想,结合课堂教学,开展丰富多彩的科技人文艺术活动,引进信息化教育手段,开展“微课”“慕课”等教育形式,使学生由苦学变为乐学,由拙学变为巧学,增强教学的有效性。

最后,借鉴书院和谐融洽、感情深厚的师生关系,重塑当代教育师生关系。

从事书院教学的名师,大都学识渊博,品德过人,他们又能够献身教席,热心育人,所以能赢得学生的尊敬和爱戴。书院实行自由择师的制度,学生往往是慕名而来,他们虚心求教立志成人,加上入门后得到老师的悉心教导及人格感召,故对老师更加尊崇。另一方面,老师教导学生,并不重在传授知识,而着重动之以情,说之以理,更重以身作则的人格感召,因此,往往对学生十分爱护和关怀。以朱子为例,他白天忙于公务,晚上才到书院讲学,据说他“随问而答,略无倦色,多训以切己务实,毋厌卑近而慕高远。恳恻至到,闻者感动。”这样师生之间以道义相守,以诚相待,时间长自然感情加深、关系融洽。理学家陆象山与学生之间的深厚感情更是令人感动,当他客死他乡时,他的学生千余人一路浩浩荡荡将其灵柩送归故里,此情此意,震撼人心。而现代教育注重技能知识的传授,师生缺乏交流,相对来 说却疏忽人的情感,因此人与人之间往往只求理性的了解,而许多时候不能有互相的关怀和感通,造成老师与学生之间的 疏离和隔膜。这种师生关系势必会影响教育效果。被称为“最后的儒家”的梁漱溟说过“要办教育便须与学生成为极亲近的 朋友而后始能有一种了解,始能对他有一些指导。 ”这就是强调教育要重视学生心理 、生理上 的健康,要和学生心灵相通,方能取得最佳的教育效力。因此,书院这种和谐的、融洽的师生关系是当前教育尤其是高度教育应该汲取的经验,这也是书院教学的名师为我们提供的宝贵的启示。

正因为书院的教育特色对我们现代的教育有着许多可贵的启示作用,因此,台湾教育史家张正藩教授在评论书院时说“书院对于我国教育、社会、政治及学术思想等方面,均有极大之影响。仅就教育而言,如院址优美,讲学自由,教训合一,以及有教无类,因材施教,注重自动自发之研究精神等等,若与现代大学比,实有过之而无不及。 ”胡适对书院也给予高度评价:“书院实在占教育上一个重要的位置,国内的最高学府 和思想的渊源,唯书院是赖。盖书院为我国古睛最高的教育机关。所可惜的,就是光绪变政,把一千年来书院制完全推翻,而以形式一律的学堂代替教育。要知我国书院的程度,足可以比外国的大学研究院。譬如南菁书院,它所出版的书籍,等於外国博士所作的论文。书院之废,实在是吾中国一大不幸事。 一千年来学者自动的研究精神,将不复现于今了!”( 柬方雅 第 21卷第 3期,] 924年 2月上海)。毛泽东也十分欣 赏书院的风气,曾以书院为楷模创办湖南自修大学。他认为书院的好处,“一来是师生关系甚笃。二来,没有教授管理,但为精神往来,自由研究。三来,课程简而研究周,可以优游暇豫,玩索有得。”

 

【附】        

                吴淞中学观澜书院现代文学馆创立规划(草案)
     吴淞中学传承中国公学文脉,其时风云际会,人杰地灵,众多现代文学美学文艺学大家巨匠云集此地,筚路蓝缕之功日月可鉴。略作胪列则有,新文化运动主将,新诗创始人胡适,现代教育家,教育小说开创者叶圣陶,现代散文奠基人朱自清、梁实秋,诗歌翻译家郑振铎,现代乡土小说开创者沈从文,古代诗歌研究家陆侃如、冯沅君伉俪,散文家、诗人何其芳,剧作家杜宣,美学家朱光潜,哲学家冯友兰,著名记者、杂文家赵超构等等,流风遗韵令人怀想追慕。何其丰富厚重的现代文学教育资源,若不善加利用实为可惜。设馆纪念既可搜集留存一代学人娇子德业行迹,道德文章,亦可感召历届书生学子进德修业,更可培养一批精研博闻的学术型教师,还可辐射宝山区语文教育,并与国内外有影响的基础教育单位展开多向度语文教学和文化交流。
 、题名

现代文学馆,采用胡适题字,一者他是现代文学的开创者,成就颇丰,二者他是中国公学极盛时的校长,三者他在新文化运动中成为“但开风气不为师”的领袖,理当铭记。
 、构成

分学术交流区,展览区和研究区三部分。收藏品可并入校史馆,布展时进入本馆。学术交流区主要用于开设讲座,专题讨论,课题答辩等。展览区可展示作家介绍,老版作品,作家手迹,作家视频音频资料,作家书法绘画作品等。研究区用于图书管理与陈列,论文撰写,须设置图书专柜和电脑上网及打印设备。

三、研究形式

研究区按作家分研究专柜,请研究教师负责开具书目并管理。研究开展采用班级制与导师制相结合,教师选择感兴趣的作家作品,拟订研究课题,整体教学以所带教学班为对象,自编教材,开设专题拓展研究课程。对特长生(也可招外班学生)采用课外指导的形式,指导研究方向和论文写作。在教育实践中增进学术修养。具体操作“五个一”,即一笔项目经费,一份研究书目,一份课程讲义,一篇学期研究论文,一个研究团队。培养专家型教师。
四、
 研究要求

课题贴近专修学生实际,论文要求循序渐进,由感悟式逐步变为考辩式。广泛借助社会化图书资源,为研究教师和学生提供宝山图书馆、上海图书馆乃至高校图书馆的借阅研究便利。
五、
 研究平台

对重要作家以其诞辰日和逝世日的周年纪念为契机开展学术研讨和纪念活动。或采用“胡适文化周”“沈从文文化周”等平台,以学术讲座、学术之星评奖、文学之星评奖、专题研讨会、课本剧评奖、作品诵读会等形式。继承中国公学朱自清、叶圣陶所创办的《吴淞月刊》《诗刊》等传统,创办各科学刊,为学生展示成绩提供舞台。

 

后记

《礼记·中庸》有言:“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这句话明确了教育是顺天致性,进德修业的事业。如何科学而又合乎人性地培养人才,是每一位有教育理想的教师的共同追求。孟子曰:“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太山而小天下。故观於海者难为水,游於圣人之门者难为言。观水有术,必观其澜。日月有明,容光必照焉。流水之为物也,不盈科不行;君子之志於道也,不成章不达。” 这段话是吴淞中学创始人之一袁希涛先生尊字“观澜”的出处,因文见义大体是要为学者志存高远,择其荦荦大端。袁先生早年励志兴学,是宝山地区文教事业的先驱,后任全国教育次长、总长,一生为教,创筚路蓝缕之功,堪称“观水有术”者。朱熹的注释是:“观水之澜,则知其源之有本矣。”从教学上讲,就是缘波讨源可以了解学术的根脉,也可以探寻学生发展的内在规律。“观澜”二字,意蕴深厚,大可勉励我教人学子,不忘为教为学之本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