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学校历程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校历程  > 正文
第一位女校长王一知
发布于 2017-01-18 11:35

原文载于《淞中教育》2012年第5期

 

第一位女校长王一知

潘 仲 彦

王一知(1902~1991),原名杨代诚,女,湖南芷江人。吴淞中学第6任校长兼书记。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杰出的教育家。

1915年王一知脱离封建家庭前往湖南桃源省立第二女师求学,1919年勇敢投入五四运动,1921年下半年从二女师毕业,来到向警予同志创办的溆浦小学任教。为了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次年2月与同学丁玲等进入中共主办的上海平民女校半工半读,经常接触陈独秀、李达、张太雷、沈雁冰等同志,在他们影响下,参加了我党领导的革命活动。与此同时,她还参加了刘少奇同志组织的马列主义研究会。1922年8月经俞秀松、刘少奇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3年,王一知同志随党、团中央转移到北京,住在李大钊同志家中,与李大钊、何孟雄、缪伯英、高君宇等一起过组织生活。经常聆听李大钊同志教诲。在李大钊同志的领导下,和缪伯英一起去女师大做学生工作。后来又随党、团中央回上海,根据革命形势需要,进人我党主办的上海大学学习,同时在向警予领导的妇女协会工作。1924年任团中央的妇女委员。1925年参加了“五卅”运动。为贯彻党的国共合作的统一战线政策,她参加了国民议会促进会做统战工作。

1925北伐战争前夕,主一知同志随张太雷同志赴广州,在邓颖超领导的广州妇女协会任宣传部主任,主编《光明》周刊,并配合当时的政治斗争写文章,作讲演动员,组织妇女群众参加革命斗争。同时,她还担任广州国民政府苏联顾问鲍罗庭翻译室主任,主持圈送每日的重要新闻。

1927年,蒋介石叛变革命后,党转入地下。王一知同志从1928年起至全国解放前夕,主要是做地下工作。1937年,党委派她与龚饮冰同志到上海搞地下电台,做交通员。在敌伪特务的监视下,在国民党反动派的白色恐怖下,王一知同志传递党的情报,掩护和营救自己的同志,经受了艰难困苦的磨炼和生与死的考验。1942年,我党上海电台负责人之一李白被捕。王一知同志冒着随时可能被捕的危险,自告奋勇,通知我党地下机关和工作人员安全转移;并妥善处理了三个电台(即李白台、杨健生台和郑执中台)的善后工作,为党收回了大量宝贵的经费。1946年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周恩来接见了龚饮冰、王一知,周恩来同志代表党中央,表扬了王一知同志在上海她下电台工作中的成绩。

1948年在西柏坡,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同志接见了王一知。他们建议她在全国解放后进人政府部门工作。1949年王一知参加了在北京召开的第一次全国妇女代表大会,组织上动员她做妇女工作,却她自愿选择了党的教育事业。1949年以后,她先后担任上海吴淞中学、北京华北中学、北京师大二附中、北京一0一中学的校长兼党支部书记,直至1982年离休。

1949年月10月,王一知受党和人民政府的委托,在当时上海教育局局长杭苇的陪同下来到了吴淞中学担任校长。经过多次战争的破坏,吴淞中学已面貌全非。面对满目疮痍、断墙残垣的教学楼,王一知校长毫不气馁,斗志昂扬地带领大家整修校园。她不顾战争年代留下的伤痛,夜以继日地与师生们共同劳动,使吴淞中学初步恢复面貌。眼看王校长一天天消瘦下去,师生们硬是不让她干重活。可是,她却独自来到校园东北角,平整一块杂草丛生的瓦砾堆,在上面种上了蔬菜。当师生们吃上王校长种的蔬菜时,都交口赞誉:“王校长将延安精神带到吴淞中学。”

校园整修工作完成后,王一知校长又带领师生投入到防空、反特、护校斗争之中。当时,上海刚刚解放,敌人经常轰炸吴淞,国民党潜伏特务四处破坏,散布反动传单,破坏学校教学设施,特别是“二·六”轰炸使得全校师生不能安心教学。为了安全起见,王校长要师生们在操场上上课,以便敌机轰炸时能及时疏散。为了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稳定人心,使学校正常教学秩序得到保障,王一知整天吃住在学校里,废寝忘食地工作着。

王一知校长还不失时机地热情地向师生们进行爱国主义教育,与敌特分子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她以身作则,以共产党员模范行为带动大家,使得吴淞中学顺利地渡过了这一最困难时光,这所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学校焕发了青春,成为誉满学界的培养人才“摇篮”。

在进行对敌斗争的同时,王一知根据党的有关政策对吴淞中学原来的领导班子、教师队伍进行了稳妥的改造,撤销了原先国民党统治时设立的训育处,增设了教导处,建立完善了党团组织。接着,她又带领大家成立了教师工会和学生会。

作为党培养的知识分子,王一知校长深深感到肩上担子的沉重,她开始考虑对国民党统治时的旧的课程设置进行改造的问题。王校长十分果断地作出决定,废除国民党统治时设置的公民课和童子军课,增设了政治课,以加强对学生的政治思想教育。

对旧社会的留用人员,王一知也是严格执行党的政策,采取有区别的、耐心的教育改造工作,为他们安置适宜的工作。当时,吴淞中学内有些旧知识分子政治热情不高,作风懒散,开会经常迟到。有人提出对这些旧知识分子进行批判。王一知校长却宽容地说:“不能用共产党员的标准来要求旧知识分子,对他们的教育改造工作,要有个过程,不能操之过急。党的教育事业还需要他们。”由于王一知校长严格执行党的政策,坚持说服教育,那些人对王校长都十分佩服,他们心悦诚服地拥护党,拥护人民政府,原先打算离开吴淞中学的也纷纷安下心来。

不久,因工作需要王一知被调到北京一O一中学任校长。但吴淞中学的全体师生不会忘记,在共和国刚刚诞生的日子里,王一知校长如何带领大家走过那段不平凡的艰难历程。

王一知同志热爱党的教育事业,三十余年扎根基层,做出了无私的奉献。一0一中学,建在圆明园废墟的荒地上,她带领学生修操扬、平道路、种果树;五十年代筹建校办工厂;六十年代办半工半读班,探索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途径。她拿出自己的工资购置设备,教育学生走脑、体劳动相结合的道路。她的资历深、级别高,为了适应基层水平,她主动要求从行政八级降到中学行政特级(相当于十二级),直至离休。

      王一知同志全面贯彻、执行党的教育方针,坚持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培养目标。她对干部子弟严格要求,教育他们不搞“特殊化”,要热爱劳动.热爱集体。尊敬师长、刻苦学习,为国家培养合格的接班人。她多次向同学们讲过:“不论在何时何地,你们都不能忘记周恩来伯伯对你们的殷切期望。要把他的话作为你们每个人的座右铭,指路灯:‘你们的父辈为人民流过血、立过功,但他们是无产阶级的战士,既没有什么遗产留给你们享用,更不会留给你们任何特权。如果说他们给你们留下了什么,那就是一副更艰巨、更光荣的革命重担。’周伯伯的这些话就是希望你们一定要一代胜过一代!”

王一知同志在中学校长岗位上辛勤耕耘30年,桃李满天下,像李铁映、伍绍祖、施光南等都是她的学生。老校长对教育事业执着热爱和重要贡献,可谓泽及后代,功在国家。

1984年,吴淞中学60周年校庆之际,王一知校长给吴淞中学寄来一封热情洋溢的贺信。王校长追忆这段往事时深情依旧,她说:“虽然我在吴淞中学只做了一年多的校长……,但是吴淞中学的校园及师生同志们的音容笑貌却象雨后彩虹一样,时时映现在我的脑幕上,牵动我的情思,引起我无限的激奋与怀念,并不因时光消逝而褪色……。我离开吴淞中学时,师生们是那样别情依依,眷恋难舍,他们书写赠辞:王校长,我们永远和您在一起!浩劫十年,九死一生,身家财物多少荡然无存,唯有这临别赠辞,我至今珍藏犹昔。风烛之年,让我再次大声回应吴淞中学师生校友:我们永远在一起……!”

1991年11月23日,老校长王一知在北京逝世。与王校长遗体告别时,八宝山大礼堂前,黑压压地站着一片人,有些还站在棚子外。人群中,有政府的部长、戎装的将军、科学家、艺术家、文学家……他们没有像往常一样走进那专为“高级首脑”打开的“首长休息室”,也没有森严壁垒的穿白制服的人为他们的安全走来穿去。他们悄悄地混杂在普通公职人员、教师、工人中间,轻轻地点头,紧紧地握手,小声地攀谈,真诚地问候……在这里,没有职务的高低,官衔的大小,人身的贵贱。他们都是校长的学生、妈妈的孩子、从小就生活在一起的兄弟姐妹。